分类目录归档:未分类

5G呼唤“杀手级应用”(品牌论)

  谈起5G,人们往往有一种矛盾的心态,觉得它若即若离,忽近忽远。一方面,小到商家广告,大到国际竞争,5G都当仁不让地成为高频词汇。这时,大家觉得5G在舆论上离我们很近。但另一方面,有时又觉得5G离我们还很遥远,谁也不知道它何时能像4G一样,深度融入我们的生活,也不清楚当那一天来临时,我们的生活到底会发生哪些根本性的变化。

  造成这种现象的重要原因,就是在技术与消费者之间,还隔着一座“应用”的桥。只有通过应用的变化,消费者才能感知到技术的变化。回顾1G 到4G的发展史,这一历程清晰可见:

  1G时代是语音时代,人们用的是“大哥大”,手机的功能就是打电话;2G时代是文本时代,捧着诺基亚手机发短信,成为那个年代时尚潮人的典型形象;3G时代打开了移动互联网的大门,手机可以传递形式更加丰富的信息,微博、微信成为新一代的代表性应用,图片、语音片段开始大量出现在人们的日常交流之中;4G时代是视频时代,更快的网速使得在手机上观看高清视频成为家常便饭,抖音、快手以及各类直播平台因而兴起,多人在线对战的手机游戏也得以风靡全球。

  移动通信行业的每一个时代,都出现了只有在这个时代才能出现的标志性应用,业内人士常称它们为“杀手级应用”(Killer Application)。正是这些无可替代的“杀手级应用”,构成了普通人记忆中技术变迁的坐标。

  那么,独属于5G时代的“杀手级应用”是什么呢?事实上,这个问题的答案尚不明显。这就导致5G虽然在底层技术上日渐成熟,却因为可具体应用的场景不多,普通消费者对它缺少直观的感知,从而出现文章开头所说的“忽近忽远”之感。

  技术与应用之间的关系,就好比武侠小说中的内力与外功:缺少深厚的内力,再好的招式也是力道平平的花架子;同理,没有精妙的外家招式配合,再好的内功修为也无法发挥百分之百的威力。可以说,5G的发展已到了内力“小成”而亟需外功的阶段。

  具体而言,5G不只是“更快的4G”而已,那充其量只能算“4.5G”。网速快、信号广、延时少是5G内力的三大特点,外功招式的设计,必须将这三大特点发挥到极致才行。而这也是5G应用开发的难点所在。

  目前看来,最有可能诞生5G“杀手级应用”的是汽车领域。工信部部长苗圩3月28日在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表示,车联网或许是5G技术最早的应用。的确,要实现汽车无人驾驶的安全性,前提必须是系统反应灵敏,毕竟车辆在高速行驶状态下,1秒钟的延迟都有可能带来严重的事故。同时,要实现汽车对路况信息的精确识别,前提是在信号灯、道路以及车辆周边安装大量传感器,车载智能系统快速收集并处理这些信息。在这一场景中,无论是对低延时的要求,还是对信号广的要求,5G技术都可以满足,并且切中肯綮。在车联网领域,5G技术的前景十分光明,但前路依然漫长。

  如今,各国政府出于抢占未来科技高地的目的,纷纷重资支持5G技术发展,提前布局。但单靠政府“输血”的发展是不可能持久的,逐利是资本的天性,看不到5G的商业前景,社会资本就很难进入到这一领域。5G要想可持续发展,就必须找到自己的“杀手级应用”。惟其如此,5G才能进入市场的自我调节阶段,实现用营收覆盖成本的良性循环。

国资投资运营试点酝酿扩围升级

  国资投资运营试点酝酿扩围升级

  2019年超30项授权放权措施将推出,加码力推多行业专业化整合

  从管资产向管资本,国资授权经营体制改革正在持续深化。《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国资投资运营试点分两路推进,未来将有新的生力军加入。在数量增加的同时,授权放权的力度也在加大,即将出台的2019年国资委授权放权清单将包括30多项措施。此外,今年还要通过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这个资本运作的平台,进一步加大结构调整力度,推进多个行业的专业化整合。

  “两类公司”改革试点酝酿扩围

  作为以管资本为主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的重要举措,2014年以来,先后有国资委授权的21家中央企业和122家地方的企业改组组建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和国有资本运营公司。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去年年底最新一批11家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方案着力打造改革“升级版”,重点在调整管控模式、优化产业布局、推动机制转换等方面加大工作力度,目前方案已陆续获批,改革进入落地实施阶段。

  4月28日,国务院正式下发通知并印发《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方案》(下称《方案》),提出将更多具备条件的中央企业纳入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范围,赋予企业更多经营自主权。

  “总体来讲,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应该在某些重要领域有比较强的投资能力、资本运营和回报能力。它要具有比较科学的资本布局,也要具备战略管控、财务管控的行权能力。” 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在近日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透露,目前,财政部、国资委正在对相应的工作进行具体研究。按照“成熟一家、推出一家”的原则,未来在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国有资本运营公司的队伍当中,肯定会有新的生力军。

  根据《关于推进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革试点的实施意见》,国资授权机制分为两种,一是国有资产监管机构授权模式,二是政府直接授权模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除了国资委授权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国务院直接授权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改革试点工作也在推进,去年以来财政部就在研究起草直接授权公司的改革方案等。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还会增加,预计大多还是集中在竞争类行业。

  超30项授权放权措施将出

  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数量在增加的同时,授权和放权的力度也在加大。《方案》明确,在分类开展授权放权的原则下,国资授权放权实行清单管理,将制定出台出资人代表机构监管权力责任清单,清单以外事项由企业依法自主决策,清单以内事项要大幅减少审批或事前备案。

  翁杰明表示,国资委目前已经草拟了《国资委的授权放权清单(2019版)》,包括不下30项的措施。有的是对中央企业普惠的,有的是对重点改革企业比如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创建世界一流示范企业等,也有的是对一些特殊企业授权的。

  根据《方案》的规定,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授权放权内容主要包括战略规划和主业管理、选人用人和股权激励、工资总额和重大财务事项管理等,亦可根据企业实际情况增加其他方面授权放权内容。

  具体而言,在强化出资人战略引领的前提下,这两类公司可自主决定发展规划和年度投资计划。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围绕主业开展的商业模式创新业务可视同主业投资。支持国有创业投资企业、创业投资管理企业等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类企业的核心团队持股和跟投。

  翁杰明说,这将更大限度调动经营团队与科技团队的积极性。“相信国有企业能够不断提升竞争力,在战略性新兴产业布局和探索新经营模式方面,也将会取得比较突出的成绩,推动国有企业高质量发展。”他说。

  《方案》提出,到2022年,基本建成与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相适应的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对此,翁杰明强调,“具体的授权工作还是秉承严谨务实的原则,也就是不‘一刀切’,不简单地设时间表。成熟一家,授权一家。如果行使得好,根据实际情况加大授权,如果履行得不好,也要根据实际情况把它收回来。总的来讲,一切服从于工作效果。”

  加码力推专业化整合

  除了授权放权方面进一步加大力度,“今年还要通过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这个资本运作的平台,进一步加大结构调整力度。”国务院国资委秘书长彭华岗表示,此前已有实践,例如,过去国新成立的煤炭平台,推动国投把航运、煤炭板块剥离,通过保利集团重组航空工业的房地产业务等,用这个平台来调整国有经济的布局结构。

  今年两会期间,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表示,从中央企业现状来看,在主业方面总体上进展很大、进步很大,但仍存在资源分散、主业不突出的现象,也存在某个专业上同质化竞争、无序竞争的问题。今年将加大结构调整力度,积极稳妥推进装备制造、船舶、化工等领域战略重组,持续推动电力、有色、钢铁、海工装备、环保等领域的专业化整合,扎实推进区域资源的整合。

  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根据国务院国资委的安排,2019年将继续推进中央企业煤炭资源整合,力争再完成2000万吨产能整合任务。中国诚通、中国国新两家资本运营公司还筹备设立海工资产整合平台,以解决多个央企海工装备产业面临的经营难题。

  作为去年底新加入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企业,2018年,中国铝业集团有限公司重组整合云冶集团,是迄今为止我国有色金属行业发展史上最大的战略性重组。2019年该公司表示将加快重组后的管理整合,加快集团内外稀有金属的整合,并且充分发挥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平台优势,加快推动行业重组整合,向“大有色”迈出更大的步伐。

  98%的业务都是处于竞争领域的保利集团,认为国有资本投资试点公司的根本性任务是怎么实现高质量的生存与发展,要做好战略布局,包括突出主业优势,预测未来市场需求,然后进行产业转型和调整。(记者 王璐 杨烨)

上市央企估值普遍较低 对各类长线资金吸引力大

  本部见习记者 刘伟杰

  近年来,中央企业改革不断取得新的突破,而目前在A股上市的估值仍较低,这对长期资金具有较大吸引力。

  “据wind数据显示,截止到5月8日,中央企业控股境内上市公司364家,总市值达到15.37万亿元。”如是金融研究院宏观策略高级研究员葛寿净昨日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随着兼并重组和整体上市步伐加快,目前央企的近九成利润依靠上市公司。

  中央企业一季度实现“开门红”,累计实现营业收入6.8万亿元,同比增长6.3%;实现利润总额4265亿元,同比增长13.1%,表现出色。葛寿净表示,从总市值排名靠前的重要行业来看,央企估值普遍较低。另外,除化工行业外,央企市盈率均低于民营企业。

  “与民营企业相比,央企享受的估值倍数一般较低,这是受央企所在行业主要是由金融、能源等成熟性行业公司组成,而与一些科技行业公司相比成长性较弱。”湘财证券研究所宏观研究员祁宗超昨日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在选取中证央企100指数作为代表,当前滚动市盈率估值约为9.98倍,略低于10.69倍的历史中位数;平均市净率约为1.08倍,低于1.36倍的历史中位数。

  祁宗超表示,考虑到现阶段央企整体估值水平仍低于历史中位数,且伴随着供给侧改革和央企治理结构的改善,央企整体估值中枢仍有上行空间,这对于追求稳健和确定性的机构投资者来说,仍然具有不错的吸引力。

  与其他行业相比,央企的较低估值在非银金融和电子行业最为明显。葛寿净表示,央企市盈率均在35倍至45倍之间,但民企市盈率达到央企的7倍以上,因此央企具备较为明显的优势。

  另外,在医药生物、房地产行业,葛寿净分析称,央企平均市盈率在20倍以下,而同行业的民营企业市盈率分别达到央企的4倍和2.8倍,差距较大。从公司层面具体来看,保利地产、华侨城A作为地产龙头央企,市盈率分别7.9倍和5.8倍,远低于约为32倍的行业平均水平。不过,食品饮料、交通运输、公用事业、计算机等行业,央企与民企的市盈率差距相对较小,均在2倍左右。

长征火箭 300次发射的背后(讲述·特别报道)

  编者的话

  耀眼的火焰划破夜的寂静,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犹如一条巨龙,向着深邃的星空直冲而上……4月20日晚10时41分,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载着第四十四颗北斗导航卫星顺利升空,完成了长三甲系列火箭的第100次发射;此前,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完成了第300次发射。

  从东方红一号、气象卫星,到载人航天、北斗组网、嫦娥探月,长征系列运载火箭搭载着人类探测太空的梦想,一次次飞向苍穹。1970年首飞至今,近50年的奋斗征程,长征人不辞劳苦,躬耕不辍,用一个个成果书写了中国航天实力。本报记者走进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第一研究院,用文字和镜头,记录这群航天人的追梦身影,触摸奋斗中国的有力脉搏。

  

  “归纳起来6个字:欣慰,自豪,未了。”在航天一院总体设计部大楼里,我们见到了今年81岁高龄的龙乐豪院士,在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完成300次发射、长三甲系列火箭完成100次发射的时间节点上,现任长征系列火箭总顾问的他感慨良多。

  早上8点和研究人员讨论技术问题,9点接受采访,9点半参加校企合作会议,11点开型号工作会议……龙院士的日程排得很满。对于长征运载火箭这个“老伙伴”,尤其是他跟了一辈子的长三甲系列,龙院士直言不讳:“我已从事航天工作近60年了,但它才刚进入‘壮年’……”

  从0到1

  技术条件落后、缺乏研发经费,老一辈长征人在梦想与压力中前行

  起步阶段,前进的道路总是艰辛的。

  “那时候我国工业技术基础比较落后,又有外国的技术封锁,一切只得自己摸索。”1963年,龙乐豪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总体设计部工作,从一个放牛娃到“总设计师”,他实现了年少时的梦想。

  “早期的科技攻关,我们用了很多‘土办法’。”1975年,龙乐豪开始接触运载火箭。有一次,需要制作400多根氢氧半喷管。在没有降温炉的情况下,他和同事们直接把管子拖进厕所,放进水池里冷却,把男女厕所水池都占用了。还有一次,研究推进剂时,要用液氢液氧做扩散实验,但当时对试剂的沸点、密度等基本数据一无所知。他们只好把试剂一点点洒出来,用风向和风速测定数据。“如果一不小心把试剂溅在手上,手马上就会变黑、受伤。”龙院士回忆着过往艰辛,但苦中有甜。

  “‘长征人’从不服输,一次不行,就再来几次;这个办法没成功,就想别的办法。”火箭研究领域首位女院士、长三甲系列火箭总设计师姜杰说,自己1983年进入北京航天自动控制研究所读研究生,1988年正式参加工作,没多久就参与了长三甲、长三乙、长三丙3个型号火箭的研制工作。“为了获得更多资金支持,发展长三乙、长三丙等重量级火箭,龙老带着同事、拿着图纸,就到国际市场上谈项目、找门路,硬是签下了4个订单。”

  “这4个订单为我们提供了最初的研发经费,大家既兴奋又有压力。”长三甲系列火箭总指挥金志强回忆说,“因为当时有个附加条款——‘长征三号甲火箭必须首飞成功,否则合同无效’。”1994年,历时8年研制的长三甲火箭首飞即告成功,那一刻,龙乐豪院士挥笔写下:“一箭双星首飞传捷报,八年鏖战今朝定乾坤……”

  “像我这样的‘长征人’,不过是第一代人的尾巴和第二代人的开头。长征火箭正大展宏图的时候,我已经是‘80后’了,还有很多未完成的使命……”因此,龙乐豪至今仍每天出现在办公室。“有人问我现在忙些什么,我说了12个字,‘保驾护航、谋划未来、提携新秀’。”

  从1到多

  火箭发射如打靶,每次必须打十环,“长征人”用汗水和智慧闯过道道难关

  “攀登科技高峰从来不易,航天科技的发展史本身就是一部困难史、高风险史。”金志强曾与龙乐豪并肩战斗,从龙老的言传身教中受益匪浅。“老一辈‘长征人’身上的韧劲儿特别值得我们学习,实际上,发射不论成功还是失利,每一次都不是徒劳。”

  1996年2月15日,长三乙火箭在点火起飞后,撞在附近的山头上,星箭俱毁。从发射的喜悦到惨败的失落,不过22秒。“大家的情绪都跌到了谷底,有的抱头痛哭,有的相互安慰。”金志强说,大家马上决定放弃春节休息,投入到疑点梳理、数据分析工作中。“有的人累哑了嗓子,有的人熬白了头发,有的人彻夜不眠……”

  这次失败仅仅是因为一个很小的元器件出现故障,但研究员们却提出了44项256条改进措施。一年半后,长三乙火箭第二次发射圆满成功。金志强感慨道:“‘长征人’承受了很多难以想象的压力,今天的成绩是他们用血和汗拼出来的……”

  “历史上几次火箭发射失败的案例各个惨痛,现在仍历历在目。”姜杰说,早期的火箭发射因为技术“欠账”太多,出现不少“顾此失彼”的现象,长征团队暗下决心,必须提升火箭的可靠性。

  每次发射几个小时前,各部门负责人都要做动员保证。回忆起当时所面对的质疑和压力,姜杰忍不住啜泣,现在仍感同身受。

  在长三甲遥十火箭发射前,因为首次采用系统性冗余,加上研制周期紧张,工作出现了纰漏。“简单来说,就是在一个核心电脑上装的3个CPU无法正常运行。”姜杰说。

  “这下惨了,火箭的研制进度摆在那儿,发射时间卡在那儿,如果不及时解决,就要影响整个任务进度。”姜杰回忆,那些天,每个人都24小时待在实验室,眼看交付时间越来越近,问题依然没解决……姜杰不愿放弃,她觉得现在不做技术突破,以后会更难。经历了无数次尝试,3个CPU终于进入了工作状态。

  可没想到,距离火箭发射仅有72小时时,测试员又发现故障。姜杰立即带领团队连夜赶到发射场,又是36个小时不合眼的快速“抢救”。“原因终于找到了,由于大家把精力都放在技术突破上,却忽略了一个技术细节——少插了一股线路。”

  “对火箭研发来说,坚守和创新都至关重要,但任何环节没做好,所有努力都会付之一炬。”戴着金丝眼镜,看上去恬静柔弱的姜杰,语气坚定地说:“火箭发射如打靶,每次必须打十环。”

  从多到百

  高密度发射、高强度作业,奋力奔跑,发挥“螺丝钉”的最大效能

  长征系列运载火箭第一个100次发射用时37年,第二个100次发射用时7年零6个月,第三个100次发射仅用了4年零3个月……接过“接力棒”的年轻一代“长征人”,面临着高密度发射的挑战。

  瘦瘦高高的身材,简单清爽的寸头,身穿运动夹克和牛仔裤,戴着黑边半框眼镜,刘洋看起来和普通大学生差不多,很难相信27岁的他已经是长三甲系列火箭电气系统的总体设计师。

  2012年,中国首位女航天员刘洋进入太空,看到这个和自己姓名一样的前辈在航天领域所做的成就,刘洋心中埋下了一颗筑梦航天的种子。

  “从2015年开始,由于卫星组网、各国一揽子工程数量增多,火箭发射又进入一个高密度发射期,工作强度巨大。”金志强说。刘洋入职不久就感受到了这一点。他们常常一天工作12个小时,一年六七个月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刘洋笑着说,“西昌的太阳很毒,才3年,自己就黑了不少”。

  负责生产计划调度的姜维也有相似的经历。在家、单位、发射基地之间来回穿梭,早已习以为常。“有一年父亲住院,当时我正忙,就没能回来看他。”姜维眼里泛着泪花,但他接着又说,“我们的工作任务密度高、强度大,必须有豁出去的劲儿。”

  姜维说,有一次,火箭燃料加注后发现问题,需要工人们冒着吸入剧毒燃料剂的风险进入箭体、更换零部件。“工人师傅们没有退缩,令人敬佩,也深深地感动了我。”

  如今,姜维作为生产调度,负责在各部门之间沟通协调,推进生产装配进度。从对火箭一无所知到对生产装配各个环节了如指掌,十几个日记本见证了他的成长。

  今天解决了哪些问题?关键的缺项产品是什么?从参加工作起,姜维就养成记工作日记的习惯。姜维说自己要参与很多部门的沟通协调,必须要做到熟练、顺畅,“我把每个工作任务都在头脑中反复复盘,不断地累积经验。”

  “老一辈人会带着我们看厂、研究、攻关,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也激励了自己。”工作中,刘洋不断积累专业知识,还主动学习火箭设计与技术迭代。

  姜杰说,航天任务是一个特别讲究协同的工作,每个人都是长征征程上的一颗“螺丝钉”。其实,不论是耄耋之年依然在状态的龙乐豪,还是边工作边“充电”的刘洋,不论是在担任火箭总指挥的金志强,还是在生产装配一线的姜维,都在奋力奔跑,竭尽所能地发挥“螺丝钉”的最大效能。采访结束后,几位长征人又回到各自岗位,为下一次的火箭成功发射而努力工作……

  本版制图:郭 祥

  数据来源:本报及新华社报道


  《 人民日报 》( 2019年05月08日 06 版)

中铁国际集团助力“数字孟加拉”

  本报电 (曹妍)日前,随着在距孟加拉首都达卡约185公里的波拉岛上最后一个市级站点设备安装完毕,由中国中铁国际集团总承包的孟加拉政府基础网络三期项目接近完工。这意味着,孟加拉所有行政区域的政府骨干网络回路将被完全打通,高速网络就将像奔腾的血流一样,通往孟加拉全国64个市、488个县、2600多个乡。

  据了解,孟加拉政府基础网络三期项目,是“数字孟加拉”战略的基础设施载体。该项目在一期和二期项目基础上,对政府基础网络进行扩容和延伸,实现市级行政区域100G、县级10G、乡级1G带宽的目标。项目范围包括新建部分乡镇的网络,增强高层级行政区域骨干网络,并部署国家网络管理平台所需的设计、供货、安装及培训服务,合同金额约10.43亿元人民币。

  2018年开工以来,现场作业人员克服了条件艰苦、高温湿热、蚊虫叮咬、路途遥远等困难,奔赴孟加拉全国64个市,完成现场站点设备安装、上电、调试、集成调测和初验等工作。

  “数字孟加拉”是孟加拉国家级战略,由孟加拉政府于2008年提出,希望通过该政策将孟加拉丰富的人力资源从传统的纺织业、农业等转向高科技行业,从而促进国家经济的发展。该计划将利用信息通信技术(ICT)发展后对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实现孟加拉国在2021年达到中等收入国家水平的目标。

  专家指出,孟加拉国家数字联通项目将实现“数字丝绸之路”与“数字孟加拉”战略的有效对接,促进中孟信息通信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该项目完成后,将有效提高孟加拉政府办事效率,直接促进孟经济社会发展,并助力提升中孟信息通信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水平。

看成兰铁路如何“跃龙门”——走近跨越断裂带的“超难隧道”

  新华社成都5月4日电 题:看成兰铁路如何“跃龙门”——走近跨越断裂带的“超难隧道”

  新华社记者樊曦、魏玉坤

  在我国西南、跨越龙门山断裂带的地方,有一条正在紧张建设中的铁路隧道。它有一个特别的名字,叫跃龙门。

  鱼跃龙门,殊为不易,而这条隧道的建设也是如此,它犹如建在“豆腐”之上,被业界称为“超难工程”。

  这样难的隧道,中国建设者如何面对挑战?记者近日走近成兰铁路跃龙门隧道,看建设者如何“跃龙门”。

  “活动性断裂带、滑坡、崩塌、泥石流、危岩落石、高地应力……这一长串专有名词,是跃龙门隧道给我们的‘挑战名单’。”在跃龙门隧道施工现场,中铁十九局跃龙门隧道项目经理王海亮告诉记者。

  由于跨越断裂带,山体极其不稳定,隧道在掘进过程中极易出现大变形。正常的隧道围岩在开挖支护后会渐渐稳定为圆形,累计收缩变形量一般是5公分,最大不超过10公分。而在跃龙门隧道,高地应力带加软岩诱发的大变形导致围岩一天收缩就能达到6公分,最高能达到二三十公分,这意味着隧道很容易开裂、塌方甚至整个坍塌。

  2018年1月7日,隧道左线大里程掌子面出现了大变形,日变形量达到6公分,支撑断面的钢架都嘎嘎作响。王海亮决定紧急处置,对隧道紧急回填40米土方并进行注浆加固。

  “去年大年三十晚上,还有100多人在现场24小时不间歇处理,一直到10月之后才又把这40米重新打通。”王海亮说,这短短40米,花了9个月时间。

  如何对付这种像豆腐一样容易变形的地质?经过与设计院、高校专家的反复联合实验、联合论证,建设者创新性地提出了“截断组合变形缝”隧道施工方案,这在国内还是第一次。

  中铁十九局跃龙门隧道副总工程师刘国强说,“截断组合”意味着隧道不再是一个连续的整体结构,而是像高铁列车一样分成一节节的车厢。这个“车厢”的“车体”是混凝土,“车皮”是高强度的钢结构,再用强度和柔度都适合的橡胶连接各“车厢”,不仅能在山体出现活动的时候确保隧道不会出现大开裂,还能实现接缝防水,降低隧道维护难度。

  为了应对地质挑战,施工人员还在隧道断面上标注监测点测量位置,每天观察位移情况,并在围岩里安装压力盒和应力计,实时监测围岩应力变化情况。

  除了大变形,建设者还遭遇了大涌水的考验。2015年7月15日一大早,地下900米深的掌子面突然出现涌水,从直径八九公分的水柱很快变成小瀑布一样,没多久涌水就达到每小时1000余立方米,平均两小时就是一个50米标准游泳池的水量。

  “仅仅七八个小时,6米高的洞口就变成了水池。我们只好派人游进去放置水泵,连续抽了三天才把水抽完。”王海亮说,自2013年4月隧道开始施工以来,6年间他一年能在家待的时间不到20天,因为心里总是放心不下隧道建设的情况。

  跃龙门隧道全长近20公里,目前已经打通了70%,主体工程预计于2020年底贯通。

  “难是真难,可干这么难的隧道也是对自己经验的积累。把跃龙门隧道打通,交付对得起良心的‘放心工程’是我最大的心愿。”王海亮说。

“五一”小长假:旅游市场火爆 铁路单日旅客量创新高

  新华社北京5月4日电 题:“五一”小长假:旅游市场火爆 铁路单日旅客量创新高

  新华社记者

  今年“五一”小长假延长至4天,全国铁路客流持续保持高位运行。4月30日,全国铁路发送旅客1313.5万人次,5月1日达到1724.3万人次,创铁路单日旅客量历史新高。

  景区开启“人海模式” 旅游市场持续火爆

  北京世园局4日发布,5月1日至4日11时,世园会园区累计接待游客近32.7万人次。其中,“四馆一剧场”累计接待游客73.4万余人次,其中国际馆最为红火,累计接待游客24.1万余人次。

  记者在世园会园区看到,在中国馆、国际馆等核心场馆及一些热门展园展馆外,游客们排起长队等待进入参观。为应对游园高峰,园区全力保障游客入园、游园便捷。4大主要场馆启动单向游览路线,为老人儿童等特殊群体开辟绿色通道。

  数据显示,今年“五一”小长假期间,北京市接待旅游总人数为685.1万人次,游客接待量排名前五名的景区是:王府井、南锣鼓巷、什刹海风景区、前门大街、故宫博物院。

  “五一”小长假期间,大批游客来到南京中山陵景区参观游览,景区小长假首日共接待游客16.5万人次,第二日22.5万人次……随着景区预约制的推行,“人海模式”下景区井然有序。

  在江苏,乡村游再次刷爆了广大游客的“朋友圈”。在南京江宁区,很多游客走进汤山七坊,磨豆腐、制豆浆,体验传统小作坊的“手工味道”,在田间地头找回“自然的味道”。游客陈先生趁着小长假带全家人来到水乡,“一边看看小桥流水,一边听听鸟鸣虫叫,放松一下心情,感受下大自然,这种感觉非常好”。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华山等陕西热门景区均采取限流等措施控制客流量。兵马俑博物馆景区通过多渠道通报限流信息,并采取提前开馆、延时闭馆、分流游客至秦始皇帝陵博物院骊山园景区免费参观的措施保证游览有序进行。

  巴山脚下,陕西岚皋县当地居民在百米长街排放32张八仙桌,桌上摆放着辣子鸡、洋芋粑粑、鸡蛋饺子等12道当地特色美食。秀丽的青山绿水,浓郁的巴蜀文化,让众多省内外游客流连忘返。

  夜间消费、品牌消费、休闲消费成市场热点

  “全民出游”的旅游市场给全国各地带来了消费市场的火爆。

  据北京市商务部门数据分析显示,“五一”小长假期间北京夜间消费持续升温,消费市场繁荣活跃。王府井、三里屯和青年路等区域18点至次日早上6点夜间消费十分活跃,餐饮消费同比增长达51.3%,客单价在100元左右,小吃快餐、饮品、烧烤等品类最受欢迎;文化娱乐等服务消费同比增长15%以上。

  上海市商务委员会4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5月1日至3日,上海386家零售和餐饮企业实现销售36.5亿元。遍布上海各区的红火消费场景,特别是外来游客数量与消费双增长,消费占比明显提升,显示出“上海购物”品牌效应持续放大。

  据银联商务大数据监测,今年“五一”小长假期间,上海消费金额排名前三的商圈依次为南京西路、南京东路和陆家嘴,均为市级核心商圈,外来游客消费次数高达278.3万人次,发生消费43.8亿元。

  除了举家出行,家庭团聚、旅游快餐、特色餐饮成为节日餐饮市场的主旋律,特色小吃、火锅、鲜鱼和农家菜广受欢迎。南京市商务局对全市重点超市、百货、家电、餐饮等40余家商贸企业的监测显示,假期4天,累计销售额达32.18亿元,同比增长23.61%。

  预计发送1667万人次 铁路返程迎高峰

  据中国铁路总公司消息,全国铁路客流4日迎来返程高峰,预计发送旅客1667万人次,加开旅客列车888列。

  为满足返程高峰期旅客出行需求,铁路部门增加运输能力,加开旅客列车,优化运输组织,服务广大旅客便捷出行。

  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公司增开去往北京、广州、汉口、南昌、郑州等热门方向直通旅客列车29列,去往上海、杭州、南京、合肥、温州等方向管内旅客列车216列。广州局集团公司加开湖南至广州,潮汕至广州、深圳,湛江至广州等热门方向列车117列。成都局集团公司加开峨眉山到西安北、成都东到汉中等方向的“景区直通动车”5列,服务景区游客返程一站直达。沈阳局集团公司在沈阳、长春前往北京、天津方向加开中长途直通临客8列,沈阳前往大连、阜新,长春前往松原、吉林等方向加开中短途临客86列。

  为给广大旅客打造体验更好的旅行生活,沈阳局集团公司在沈阳站、沈阳北站等客流较大车站新增微信、支付宝、银联卡、闪付支付等快捷购票付款方式,新设置“顺手寄”快递服务。西安局集团公司加强与西安地铁公司联系,延长部分地铁线路运行时间,方便旅客中转。(记者樊曦、魏梦佳、吉宁、张漫子、邵瑞、洪可润、吴宇、潘晔 )

德国加快高速城际列车建设

  德国联邦政府铁路事务专员费勒曼近日表示,德国铁路公司计划在汉诺威至比勒菲尔德市之间新修一条时速达300公里的高速城际列车线路。这项计划是实施“德国节拍”战略的一部分。费勒曼表示,联邦政府还将规划在法兰克福至曼海姆、维尔茨堡至纽伦堡以及柏林至汉诺威这三段干线的重要路段新修时速300公里的高速线路。

  “德国节拍”战略是德国政府于2018年提出的。根据此战略,从2030年开始,德国的长途和短途交通将更加紧密连接,所有列车都在固定时间点发车,长途列车实现每30分钟或60分钟发出一班。联邦交通部长朔伊尔表示,希望德国铁路能提供更优质的服务,让旅客人数在2030年翻倍并提高铁路货运量。

  汉诺威至比勒菲尔德段是从首都柏林至科隆东西干线的重要路段,沿线城市众多,客流量很大。德国政府最初计划通过改建线路,将该段铁路最高时速提高到230公里。但这一速度不能满足“德国节拍”战略的目标,于是决定再次提速。在高速线路完成后,从柏林到科隆的行车时间将从4小时40分左右缩短至4小时以内,发车频率也将从每小时一班提高到每半小时一班。

  德国很多高速城际列车和速度较慢的普通火车共用铁路网,这给高速城际列车提速带来了不小的难度。在很多路段,高速城际列车无法维持较高的速度,要想提速就必须改建或新修线路。德国联邦消费者中心认为,发展高速列车将使旅客从中受益,但整个铁路建设需要大量资金,整个战略的实现可能需要花上10—20年。

  2017年12月,德国铁路公司已经正式启用了从柏林到慕尼黑的快速线路,最高时速达到300公里,可以在4小时内完成整个行程。据统计,在这条高速线路开通一年内,乘客人数已超400万,同比翻了一番,成为柏林与慕尼黑之间人们的通勤首选。

  除了提速之外,德国政府还在推动铁路数字化进程。2018年初,德国铁路公司发布了“德国数字铁路”计划,目标是在2040年左右完全实现铁路数字化。铁路数字化的核心部分是欧洲铁路控制系统。该系统可在不新建轨道的前提下,使通过车辆的时间间隔更短,车次更加密集,从而实现铁路运力扩容。根据麦肯锡咨询公司的调研结果,德国铁路完全实现数字化的相关开支预计高达300亿-350亿欧元,其中资金问题是最大难点。

  (本报柏林电) 


  《 人民日报 》( 2019年04月30日 18 版)

“中国天眼”通过工艺验收

  本报北京4月29日电  (记者吴月辉)记者从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获悉:被誉为“中国天眼”的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日前通过了工艺验收。来自中科院、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单位的19位多个领域的院士和知名专家组成了验收专家组,对FAST工艺进行了验收和鉴定。

  验收鉴定组经过听取报告和现场考察,认为中科院国家天文台按期全面完成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批复的各项建设任务,所有性能指标达到验收要求,其中灵敏度(L波段)和指向精度两项关键技术指标优于验收指标。FAST在L波段的灵敏度领先目前国际其它射电望远镜,望远镜系统整体性能稳定可靠,已在调试阶段获得了一批有价值的科学数据,取得了阶段性科学成果。专家组一致同意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工程通过工艺验收。

  据悉,4月18日,FAST已经开始利用试开放的形式向国内天文学家开放观测时间。此次试开放观测计划提供360个小时的观测时长,却收到国内天文学家2200个小时的机时申请,经过时间分配委员会的评议,部分项目得到支持。试开放观测是FAST进入正常运行及全面开放的必要阶段,运行团队可以进一步了解科学家的需求,也让科学家熟悉望远镜的性能。


  《 人民日报 》( 2019年04月30日 11 版)

杭临城际进入开通试运行倒计时(图)

经济日报讯 记者齐慧、通讯员李升阳 张兴宇报道:4月29日,中铁上海工程局杭临城际铁路上泉车辆段,杭临城际铁路首列电客车接车仪式举行,杭临城际进入开通试运行倒计时。

据介绍,杭临城际铁路是连接杭州至临安、完善杭州城际轨道网的一条重要交通线路。杭临城际开通将完善杭州都市圈城际铁路建设,助推长三角一体化进程,届时杭州到临安车程将缩短至1小时以内。

中铁上海工程局负责施工的上泉车辆段,总占地面积达22万平方米,分为库区、出入线和试车线等区块。上泉车辆段工程种类复杂,包含道路、轨道、机电安装、隧道等10余种工序。目前,上泉车辆段主体结构已全部完成,工程全面转入铺轨、机电安装及装饰装修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