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feibisi

捆绑套餐、网速变慢… 用户“携号转网”遇“套路”

  有用户发现,自己在转网后被莫名“降了级”

  携号转网,打掉“拦路虎”!(网上中国)

  王 威作

  新华社发

  在今年全国两会的第二场“部长通道”上,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表示:“年底前实现所有手机用户自由‘携号转网’。”如今,“携号转网”落地进入冲刺阶段。然而,有不少人表示,自己在“携号转网”中遭遇了“套路”:被捆绑业务套餐、转网期间网速变慢……这些都成为“携号转网”落实过程中的“拦路虎”。

  直击痛点,带着号码“跳槽”

  通俗来讲,“携号转网”是指号码可携带,移机不改号。过去,用户若对自家运营商不满意,想换运营商及套餐必须要更换电话号码。“携号转网”解决了用户转网需换号这一长期存在的痛点,即用户可以带着手机号码自由“跳槽”。毫无疑问,“携号转网”对于用户来说是一个经济实惠的大礼包。同时,它也有助于倒逼运营商提升服务质量,推动市场良性竞争,可谓双向利好。

  其实,“携号转网”并非新鲜事物,早在2010年,第一批“携号转网”试点工作就在天津和海南启动。2014年,第二批试点花落江西、湖北和云南。2018年12月1日,上述5个省、直辖市同步启用了“携号转网”业务受理新流程。直到今年3月,《2019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明确在全国实行“携号转网”。这意味着试点近10年的“携号转网”终于跨出了试点区,将于今年底覆盖所有手机用户。

  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底,累计携转人次达167万,值得注意的是,其中2018年新增63万人次,同比增长62%。这一增长的背后是人们对于转网不换号的迫切需求。

  目前,根据工信部规定,想要成功办理“携号转网”需要满足以下3个条件:第一,“携号转网”的号码必须实名制,必须是本人使用;第二,转网之前如有参加运营商的活动,必须等活动结束;第三,“携号转网”的号码不能有任何欠费。

  遭遇“套路”,无奈放弃转网

  “携号转网”的加速落地,对广大用户来说本是福利。然而,在落实优惠政策的过程中,一些试点地区也暴露出不少问题。不论是转网前的资格查询、转网中的程序还是转网后的使用,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套路”。

  在“携号转网”前,用户都需要对自己是否拥有转网资格进行确认。通过查询,有用户发现,自己竟拥有诸多不曾知晓的在网协议和套餐。漫长的等待使一部分用户不得不放弃“携号转网”。而参加过移动电子券兑换、话费充值优惠、宽带办理等活动导致不能办理转网业务的用户更不在少数。

  在申请转网的过程中,一些用户发现自己的手机莫名多出了所谓的“优惠套餐”,比如合约期为2年的免费彩信包、合约期为1年的免费2G全国流量等。诸多“福利”延长了用户和原运营商的合约期限,名为赠送福利,实为转网阻碍。还有一些满足转网条件的用户,被运营商告知“携号转网”存在诸多技术风险,比如无法正常接收微信、手机银行、淘宝等第三方验证码的问题,最后无奈地放弃了转网。

  然而,成功办理“携号转网”并不意味着一定能像转网前那样正常使用。有用户发现,自己在转网后被莫名“降了级”,难以享受部分通话业务和优惠活动。上述诸多问题都让用户在办理过程中叫苦不迭。

  化堵为疏,赢得竞争主动权

  今年“五一”假期,中国移动在全网推出“查网龄送流量”活动,因赠送流量较多,引发网友热议。有网友称,这是中国移动的“套路”,参加后就不允许“携号转网”。对此,中国移动发布澄清公告,称参与本次“查网龄送流量”活动期间不影响客户办理任何业务,包括“携号转网”。

  这无疑为运营商提了个醒,处处埋“坑”的“携号转网”影响了用户对各大运营商的信任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戴盛仪指出,“携号转网”是消费者自主选择权的体现,在办理宽带套餐或参加优惠活动时,电信运营商应当明确告知消费者享有的优惠及限制性权利。如果运营商未履行告知义务,双方签订的格式合同应属无效,运营商应当无条件为消费者办理“携号转网”。

  日前,工信部印发了《关于2019年信息通信行业行风建设暨纠风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深化“携号转网”业务规范办理,不得擅自增设办理条件、人为设置障碍,不得利用“携号转网”实施恶性竞争行为。这一规定为落实“携号转网”按下了加速键。业内人士表示,“携号转网”是电信改革的必然趋势,运营商应顺应趋势、化堵为疏,走创新服务之路,方能在“携号转网”全面落地后,赢得新一轮竞争的主动权。

信息安全领域混改提速 “国家队”呼之欲出

  《经济参考报》记者5月9日采访获悉,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国电子)日前斥资37亿元入股北京奇安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安信”),持有22.5856%的股份,接替三六零成为奇安信第二大股东,目前已经完成工商登记。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近年来网络安全领域央企入股“民企”金额最高,也是规模最大的一次混改。不少业内人士表示,此次混改将成为中国电子打造网络安全国家队的重要战略落地,同时也为下一步信息安全领域混改释放积极信号。

  奇虎360从美国私有化退市时,原360总裁齐向东与周鸿祎已有分工变动,齐向东负责政企安全业务,成为奇安信的实际控制人。三六零仍持有22.5856%的股份,是奇安信的第二大股东。4月12日,三六零发布公告称,将以37.31亿元出售所持有的奇安信全部股权,谁是接盘者备受关注。因此,股份花落中国电子,引发了市场众多猜想。对此,中国电子和奇安信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进行了独家回应。

  中国电子董事长芮晓武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中国电子致力于打造网络安全和信息化核心主业,全力服务网络强国建设、维护国家网络安全,这既是我们的初心和使命,也是我们不懈的追求。奇安信与中国电子使命愿景相近。

  “中国电子战略入股奇安信,不是简单的财务投资。”芮晓武表示,入股奇安信是战略性投资。一方面将带动奇安信跻身“国家队”行列,增强奇安信服务网络强国建设的战略定力,同时,有利于双方强化网络安全核心能力,加快迈向世界一流网信企业行列,全面提升服务网络强国建设的战略支撑力。

  中国工程院院士沈昌祥指出,中国电子战略入股奇安信是国企与民企共同推动网络安全产业做大做强的一次重要实践。国企与民企的强强联合,有益于放大国有资本功能,释放民营企业的创新活力,实现国企与民企的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

  对此,奇安信董事长齐向东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这次最核心的意义,就是让奇安信成为了正式的网络安全国家队。他说,网络安全是个特殊的行业,一方面,漏洞技术是伴随着互联网发展的,核心技术主要掌握在民营的互联网安全公司手中;另一方面是特殊人才,网络攻防不走寻常路,是逆向思维,很多漏洞高手普遍学历不高,有强烈的个人特色,这样的特殊人才或被体制的高门槛拒之门外,或在体制内生存比较困难,因此有一句话叫“高手在民间”。在他看来,如何在保障安全可控的基础上充分利用和调动民间力量,也成为建立我国信息安全防御体系的关键所在。

  的确,网络是无硝烟的战场,是其背后的人与人之间的较量。

  网络安全是以动态形式存在的,也就意味着,需要更灵活的思想。近年来,网络安全事件频发,因其造成的经济损失更是呈指数型增长。

  沈昌祥说,2017年5月12日爆发的“WannaCry”的勒索病毒,席卷近150个国家,造成教育、交通、医疗、能源等多个关键基础设施领域业务中断。2018年8月3日,台积电遭到勒索病毒入侵,几个小时之内,台积电在中国台湾地区的北、中、南三个重要生产基地全部停摆,造成约十几亿美元的营业损失。“这些事件充分说明,当前网络空间安全问题已经开始全面投射到现实世界中,网络攻击、数据泄露、数据破坏会直接造成人身安全、业务停止、生产中断、基础设施遭到破坏,直接影响国家安全、经济运行和社会稳定。”

  沈昌祥表示,随着我国面临日益严峻的国际网络空间形势,我们必须要全面提升防御和对抗能力。

  “中国电子战略入股奇安信以后,将在技术创新、资源整合、重大项目建设等方面进行紧密深入的合作,把网络安全防御能力与操作系统等底层应用紧密结合,在网络安全非对称、颠覆性技术上集中攻关,尽快取得新的重大突破,争取实现‘领跑’,共同构筑更强大的网络安全防线。”齐向东说, 中国电子和奇安信将合力构建开放创新的网信产业生态环境,努力营造更加繁荣的网信产业生态,更好保障国家重要信息系统和关键基础设施的网络安全,为建设网络强国做出新的更大贡献。

  对于奇安信下一步的工作重点,齐向东透露,奇安信将以打造全球第一的网络安全企业为目标,建立云安全大数据、威胁情报、安全应急响应等三大中心,构建基础架构安全、新一代IT基础设施防护、大数据智能安全监测与管控等产品体系。同时尽快推进政企网络安全响应中心、数字城市网络安全响应中心和一带一路网络安全响应中心三大中心建设,全面及时保障国家重要信息系统和关键基础设施的网络安全。记者 杨烨

上市央企估值普遍较低 对各类长线资金吸引力大

  本部见习记者 刘伟杰

  近年来,中央企业改革不断取得新的突破,而目前在A股上市的估值仍较低,这对长期资金具有较大吸引力。

  “据wind数据显示,截止到5月8日,中央企业控股境内上市公司364家,总市值达到15.37万亿元。”如是金融研究院宏观策略高级研究员葛寿净昨日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随着兼并重组和整体上市步伐加快,目前央企的近九成利润依靠上市公司。

  中央企业一季度实现“开门红”,累计实现营业收入6.8万亿元,同比增长6.3%;实现利润总额4265亿元,同比增长13.1%,表现出色。葛寿净表示,从总市值排名靠前的重要行业来看,央企估值普遍较低。另外,除化工行业外,央企市盈率均低于民营企业。

  “与民营企业相比,央企享受的估值倍数一般较低,这是受央企所在行业主要是由金融、能源等成熟性行业公司组成,而与一些科技行业公司相比成长性较弱。”湘财证券研究所宏观研究员祁宗超昨日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在选取中证央企100指数作为代表,当前滚动市盈率估值约为9.98倍,略低于10.69倍的历史中位数;平均市净率约为1.08倍,低于1.36倍的历史中位数。

  祁宗超表示,考虑到现阶段央企整体估值水平仍低于历史中位数,且伴随着供给侧改革和央企治理结构的改善,央企整体估值中枢仍有上行空间,这对于追求稳健和确定性的机构投资者来说,仍然具有不错的吸引力。

  与其他行业相比,央企的较低估值在非银金融和电子行业最为明显。葛寿净表示,央企市盈率均在35倍至45倍之间,但民企市盈率达到央企的7倍以上,因此央企具备较为明显的优势。

  另外,在医药生物、房地产行业,葛寿净分析称,央企平均市盈率在20倍以下,而同行业的民营企业市盈率分别达到央企的4倍和2.8倍,差距较大。从公司层面具体来看,保利地产、华侨城A作为地产龙头央企,市盈率分别7.9倍和5.8倍,远低于约为32倍的行业平均水平。不过,食品饮料、交通运输、公用事业、计算机等行业,央企与民企的市盈率差距相对较小,均在2倍左右。

长征火箭 300次发射的背后(讲述·特别报道)

  编者的话

  耀眼的火焰划破夜的寂静,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犹如一条巨龙,向着深邃的星空直冲而上……4月20日晚10时41分,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载着第四十四颗北斗导航卫星顺利升空,完成了长三甲系列火箭的第100次发射;此前,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完成了第300次发射。

  从东方红一号、气象卫星,到载人航天、北斗组网、嫦娥探月,长征系列运载火箭搭载着人类探测太空的梦想,一次次飞向苍穹。1970年首飞至今,近50年的奋斗征程,长征人不辞劳苦,躬耕不辍,用一个个成果书写了中国航天实力。本报记者走进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第一研究院,用文字和镜头,记录这群航天人的追梦身影,触摸奋斗中国的有力脉搏。

  

  “归纳起来6个字:欣慰,自豪,未了。”在航天一院总体设计部大楼里,我们见到了今年81岁高龄的龙乐豪院士,在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完成300次发射、长三甲系列火箭完成100次发射的时间节点上,现任长征系列火箭总顾问的他感慨良多。

  早上8点和研究人员讨论技术问题,9点接受采访,9点半参加校企合作会议,11点开型号工作会议……龙院士的日程排得很满。对于长征运载火箭这个“老伙伴”,尤其是他跟了一辈子的长三甲系列,龙院士直言不讳:“我已从事航天工作近60年了,但它才刚进入‘壮年’……”

  从0到1

  技术条件落后、缺乏研发经费,老一辈长征人在梦想与压力中前行

  起步阶段,前进的道路总是艰辛的。

  “那时候我国工业技术基础比较落后,又有外国的技术封锁,一切只得自己摸索。”1963年,龙乐豪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总体设计部工作,从一个放牛娃到“总设计师”,他实现了年少时的梦想。

  “早期的科技攻关,我们用了很多‘土办法’。”1975年,龙乐豪开始接触运载火箭。有一次,需要制作400多根氢氧半喷管。在没有降温炉的情况下,他和同事们直接把管子拖进厕所,放进水池里冷却,把男女厕所水池都占用了。还有一次,研究推进剂时,要用液氢液氧做扩散实验,但当时对试剂的沸点、密度等基本数据一无所知。他们只好把试剂一点点洒出来,用风向和风速测定数据。“如果一不小心把试剂溅在手上,手马上就会变黑、受伤。”龙院士回忆着过往艰辛,但苦中有甜。

  “‘长征人’从不服输,一次不行,就再来几次;这个办法没成功,就想别的办法。”火箭研究领域首位女院士、长三甲系列火箭总设计师姜杰说,自己1983年进入北京航天自动控制研究所读研究生,1988年正式参加工作,没多久就参与了长三甲、长三乙、长三丙3个型号火箭的研制工作。“为了获得更多资金支持,发展长三乙、长三丙等重量级火箭,龙老带着同事、拿着图纸,就到国际市场上谈项目、找门路,硬是签下了4个订单。”

  “这4个订单为我们提供了最初的研发经费,大家既兴奋又有压力。”长三甲系列火箭总指挥金志强回忆说,“因为当时有个附加条款——‘长征三号甲火箭必须首飞成功,否则合同无效’。”1994年,历时8年研制的长三甲火箭首飞即告成功,那一刻,龙乐豪院士挥笔写下:“一箭双星首飞传捷报,八年鏖战今朝定乾坤……”

  “像我这样的‘长征人’,不过是第一代人的尾巴和第二代人的开头。长征火箭正大展宏图的时候,我已经是‘80后’了,还有很多未完成的使命……”因此,龙乐豪至今仍每天出现在办公室。“有人问我现在忙些什么,我说了12个字,‘保驾护航、谋划未来、提携新秀’。”

  从1到多

  火箭发射如打靶,每次必须打十环,“长征人”用汗水和智慧闯过道道难关

  “攀登科技高峰从来不易,航天科技的发展史本身就是一部困难史、高风险史。”金志强曾与龙乐豪并肩战斗,从龙老的言传身教中受益匪浅。“老一辈‘长征人’身上的韧劲儿特别值得我们学习,实际上,发射不论成功还是失利,每一次都不是徒劳。”

  1996年2月15日,长三乙火箭在点火起飞后,撞在附近的山头上,星箭俱毁。从发射的喜悦到惨败的失落,不过22秒。“大家的情绪都跌到了谷底,有的抱头痛哭,有的相互安慰。”金志强说,大家马上决定放弃春节休息,投入到疑点梳理、数据分析工作中。“有的人累哑了嗓子,有的人熬白了头发,有的人彻夜不眠……”

  这次失败仅仅是因为一个很小的元器件出现故障,但研究员们却提出了44项256条改进措施。一年半后,长三乙火箭第二次发射圆满成功。金志强感慨道:“‘长征人’承受了很多难以想象的压力,今天的成绩是他们用血和汗拼出来的……”

  “历史上几次火箭发射失败的案例各个惨痛,现在仍历历在目。”姜杰说,早期的火箭发射因为技术“欠账”太多,出现不少“顾此失彼”的现象,长征团队暗下决心,必须提升火箭的可靠性。

  每次发射几个小时前,各部门负责人都要做动员保证。回忆起当时所面对的质疑和压力,姜杰忍不住啜泣,现在仍感同身受。

  在长三甲遥十火箭发射前,因为首次采用系统性冗余,加上研制周期紧张,工作出现了纰漏。“简单来说,就是在一个核心电脑上装的3个CPU无法正常运行。”姜杰说。

  “这下惨了,火箭的研制进度摆在那儿,发射时间卡在那儿,如果不及时解决,就要影响整个任务进度。”姜杰回忆,那些天,每个人都24小时待在实验室,眼看交付时间越来越近,问题依然没解决……姜杰不愿放弃,她觉得现在不做技术突破,以后会更难。经历了无数次尝试,3个CPU终于进入了工作状态。

  可没想到,距离火箭发射仅有72小时时,测试员又发现故障。姜杰立即带领团队连夜赶到发射场,又是36个小时不合眼的快速“抢救”。“原因终于找到了,由于大家把精力都放在技术突破上,却忽略了一个技术细节——少插了一股线路。”

  “对火箭研发来说,坚守和创新都至关重要,但任何环节没做好,所有努力都会付之一炬。”戴着金丝眼镜,看上去恬静柔弱的姜杰,语气坚定地说:“火箭发射如打靶,每次必须打十环。”

  从多到百

  高密度发射、高强度作业,奋力奔跑,发挥“螺丝钉”的最大效能

  长征系列运载火箭第一个100次发射用时37年,第二个100次发射用时7年零6个月,第三个100次发射仅用了4年零3个月……接过“接力棒”的年轻一代“长征人”,面临着高密度发射的挑战。

  瘦瘦高高的身材,简单清爽的寸头,身穿运动夹克和牛仔裤,戴着黑边半框眼镜,刘洋看起来和普通大学生差不多,很难相信27岁的他已经是长三甲系列火箭电气系统的总体设计师。

  2012年,中国首位女航天员刘洋进入太空,看到这个和自己姓名一样的前辈在航天领域所做的成就,刘洋心中埋下了一颗筑梦航天的种子。

  “从2015年开始,由于卫星组网、各国一揽子工程数量增多,火箭发射又进入一个高密度发射期,工作强度巨大。”金志强说。刘洋入职不久就感受到了这一点。他们常常一天工作12个小时,一年六七个月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刘洋笑着说,“西昌的太阳很毒,才3年,自己就黑了不少”。

  负责生产计划调度的姜维也有相似的经历。在家、单位、发射基地之间来回穿梭,早已习以为常。“有一年父亲住院,当时我正忙,就没能回来看他。”姜维眼里泛着泪花,但他接着又说,“我们的工作任务密度高、强度大,必须有豁出去的劲儿。”

  姜维说,有一次,火箭燃料加注后发现问题,需要工人们冒着吸入剧毒燃料剂的风险进入箭体、更换零部件。“工人师傅们没有退缩,令人敬佩,也深深地感动了我。”

  如今,姜维作为生产调度,负责在各部门之间沟通协调,推进生产装配进度。从对火箭一无所知到对生产装配各个环节了如指掌,十几个日记本见证了他的成长。

  今天解决了哪些问题?关键的缺项产品是什么?从参加工作起,姜维就养成记工作日记的习惯。姜维说自己要参与很多部门的沟通协调,必须要做到熟练、顺畅,“我把每个工作任务都在头脑中反复复盘,不断地累积经验。”

  “老一辈人会带着我们看厂、研究、攻关,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也激励了自己。”工作中,刘洋不断积累专业知识,还主动学习火箭设计与技术迭代。

  姜杰说,航天任务是一个特别讲究协同的工作,每个人都是长征征程上的一颗“螺丝钉”。其实,不论是耄耋之年依然在状态的龙乐豪,还是边工作边“充电”的刘洋,不论是在担任火箭总指挥的金志强,还是在生产装配一线的姜维,都在奋力奔跑,竭尽所能地发挥“螺丝钉”的最大效能。采访结束后,几位长征人又回到各自岗位,为下一次的火箭成功发射而努力工作……

  本版制图:郭 祥

  数据来源:本报及新华社报道


  《 人民日报 》( 2019年05月08日 06 版)

中铁国际集团助力“数字孟加拉”

  本报电 (曹妍)日前,随着在距孟加拉首都达卡约185公里的波拉岛上最后一个市级站点设备安装完毕,由中国中铁国际集团总承包的孟加拉政府基础网络三期项目接近完工。这意味着,孟加拉所有行政区域的政府骨干网络回路将被完全打通,高速网络就将像奔腾的血流一样,通往孟加拉全国64个市、488个县、2600多个乡。

  据了解,孟加拉政府基础网络三期项目,是“数字孟加拉”战略的基础设施载体。该项目在一期和二期项目基础上,对政府基础网络进行扩容和延伸,实现市级行政区域100G、县级10G、乡级1G带宽的目标。项目范围包括新建部分乡镇的网络,增强高层级行政区域骨干网络,并部署国家网络管理平台所需的设计、供货、安装及培训服务,合同金额约10.43亿元人民币。

  2018年开工以来,现场作业人员克服了条件艰苦、高温湿热、蚊虫叮咬、路途遥远等困难,奔赴孟加拉全国64个市,完成现场站点设备安装、上电、调试、集成调测和初验等工作。

  “数字孟加拉”是孟加拉国家级战略,由孟加拉政府于2008年提出,希望通过该政策将孟加拉丰富的人力资源从传统的纺织业、农业等转向高科技行业,从而促进国家经济的发展。该计划将利用信息通信技术(ICT)发展后对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实现孟加拉国在2021年达到中等收入国家水平的目标。

  专家指出,孟加拉国家数字联通项目将实现“数字丝绸之路”与“数字孟加拉”战略的有效对接,促进中孟信息通信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该项目完成后,将有效提高孟加拉政府办事效率,直接促进孟经济社会发展,并助力提升中孟信息通信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水平。

“五一”小长假:旅游市场火爆 铁路单日旅客量创新高

  新华社北京5月4日电 题:“五一”小长假:旅游市场火爆 铁路单日旅客量创新高

  新华社记者

  今年“五一”小长假延长至4天,全国铁路客流持续保持高位运行。4月30日,全国铁路发送旅客1313.5万人次,5月1日达到1724.3万人次,创铁路单日旅客量历史新高。

  景区开启“人海模式” 旅游市场持续火爆

  北京世园局4日发布,5月1日至4日11时,世园会园区累计接待游客近32.7万人次。其中,“四馆一剧场”累计接待游客73.4万余人次,其中国际馆最为红火,累计接待游客24.1万余人次。

  记者在世园会园区看到,在中国馆、国际馆等核心场馆及一些热门展园展馆外,游客们排起长队等待进入参观。为应对游园高峰,园区全力保障游客入园、游园便捷。4大主要场馆启动单向游览路线,为老人儿童等特殊群体开辟绿色通道。

  数据显示,今年“五一”小长假期间,北京市接待旅游总人数为685.1万人次,游客接待量排名前五名的景区是:王府井、南锣鼓巷、什刹海风景区、前门大街、故宫博物院。

  “五一”小长假期间,大批游客来到南京中山陵景区参观游览,景区小长假首日共接待游客16.5万人次,第二日22.5万人次……随着景区预约制的推行,“人海模式”下景区井然有序。

  在江苏,乡村游再次刷爆了广大游客的“朋友圈”。在南京江宁区,很多游客走进汤山七坊,磨豆腐、制豆浆,体验传统小作坊的“手工味道”,在田间地头找回“自然的味道”。游客陈先生趁着小长假带全家人来到水乡,“一边看看小桥流水,一边听听鸟鸣虫叫,放松一下心情,感受下大自然,这种感觉非常好”。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华山等陕西热门景区均采取限流等措施控制客流量。兵马俑博物馆景区通过多渠道通报限流信息,并采取提前开馆、延时闭馆、分流游客至秦始皇帝陵博物院骊山园景区免费参观的措施保证游览有序进行。

  巴山脚下,陕西岚皋县当地居民在百米长街排放32张八仙桌,桌上摆放着辣子鸡、洋芋粑粑、鸡蛋饺子等12道当地特色美食。秀丽的青山绿水,浓郁的巴蜀文化,让众多省内外游客流连忘返。

  夜间消费、品牌消费、休闲消费成市场热点

  “全民出游”的旅游市场给全国各地带来了消费市场的火爆。

  据北京市商务部门数据分析显示,“五一”小长假期间北京夜间消费持续升温,消费市场繁荣活跃。王府井、三里屯和青年路等区域18点至次日早上6点夜间消费十分活跃,餐饮消费同比增长达51.3%,客单价在100元左右,小吃快餐、饮品、烧烤等品类最受欢迎;文化娱乐等服务消费同比增长15%以上。

  上海市商务委员会4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5月1日至3日,上海386家零售和餐饮企业实现销售36.5亿元。遍布上海各区的红火消费场景,特别是外来游客数量与消费双增长,消费占比明显提升,显示出“上海购物”品牌效应持续放大。

  据银联商务大数据监测,今年“五一”小长假期间,上海消费金额排名前三的商圈依次为南京西路、南京东路和陆家嘴,均为市级核心商圈,外来游客消费次数高达278.3万人次,发生消费43.8亿元。

  除了举家出行,家庭团聚、旅游快餐、特色餐饮成为节日餐饮市场的主旋律,特色小吃、火锅、鲜鱼和农家菜广受欢迎。南京市商务局对全市重点超市、百货、家电、餐饮等40余家商贸企业的监测显示,假期4天,累计销售额达32.18亿元,同比增长23.61%。

  预计发送1667万人次 铁路返程迎高峰

  据中国铁路总公司消息,全国铁路客流4日迎来返程高峰,预计发送旅客1667万人次,加开旅客列车888列。

  为满足返程高峰期旅客出行需求,铁路部门增加运输能力,加开旅客列车,优化运输组织,服务广大旅客便捷出行。

  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公司增开去往北京、广州、汉口、南昌、郑州等热门方向直通旅客列车29列,去往上海、杭州、南京、合肥、温州等方向管内旅客列车216列。广州局集团公司加开湖南至广州,潮汕至广州、深圳,湛江至广州等热门方向列车117列。成都局集团公司加开峨眉山到西安北、成都东到汉中等方向的“景区直通动车”5列,服务景区游客返程一站直达。沈阳局集团公司在沈阳、长春前往北京、天津方向加开中长途直通临客8列,沈阳前往大连、阜新,长春前往松原、吉林等方向加开中短途临客86列。

  为给广大旅客打造体验更好的旅行生活,沈阳局集团公司在沈阳站、沈阳北站等客流较大车站新增微信、支付宝、银联卡、闪付支付等快捷购票付款方式,新设置“顺手寄”快递服务。西安局集团公司加强与西安地铁公司联系,延长部分地铁线路运行时间,方便旅客中转。(记者樊曦、魏梦佳、吉宁、张漫子、邵瑞、洪可润、吴宇、潘晔 )

看成兰铁路如何“跃龙门”——走近跨越断裂带的“超难隧道”

  新华社成都5月4日电 题:看成兰铁路如何“跃龙门”——走近跨越断裂带的“超难隧道”

  新华社记者樊曦、魏玉坤

  在我国西南、跨越龙门山断裂带的地方,有一条正在紧张建设中的铁路隧道。它有一个特别的名字,叫跃龙门。

  鱼跃龙门,殊为不易,而这条隧道的建设也是如此,它犹如建在“豆腐”之上,被业界称为“超难工程”。

  这样难的隧道,中国建设者如何面对挑战?记者近日走近成兰铁路跃龙门隧道,看建设者如何“跃龙门”。

  “活动性断裂带、滑坡、崩塌、泥石流、危岩落石、高地应力……这一长串专有名词,是跃龙门隧道给我们的‘挑战名单’。”在跃龙门隧道施工现场,中铁十九局跃龙门隧道项目经理王海亮告诉记者。

  由于跨越断裂带,山体极其不稳定,隧道在掘进过程中极易出现大变形。正常的隧道围岩在开挖支护后会渐渐稳定为圆形,累计收缩变形量一般是5公分,最大不超过10公分。而在跃龙门隧道,高地应力带加软岩诱发的大变形导致围岩一天收缩就能达到6公分,最高能达到二三十公分,这意味着隧道很容易开裂、塌方甚至整个坍塌。

  2018年1月7日,隧道左线大里程掌子面出现了大变形,日变形量达到6公分,支撑断面的钢架都嘎嘎作响。王海亮决定紧急处置,对隧道紧急回填40米土方并进行注浆加固。

  “去年大年三十晚上,还有100多人在现场24小时不间歇处理,一直到10月之后才又把这40米重新打通。”王海亮说,这短短40米,花了9个月时间。

  如何对付这种像豆腐一样容易变形的地质?经过与设计院、高校专家的反复联合实验、联合论证,建设者创新性地提出了“截断组合变形缝”隧道施工方案,这在国内还是第一次。

  中铁十九局跃龙门隧道副总工程师刘国强说,“截断组合”意味着隧道不再是一个连续的整体结构,而是像高铁列车一样分成一节节的车厢。这个“车厢”的“车体”是混凝土,“车皮”是高强度的钢结构,再用强度和柔度都适合的橡胶连接各“车厢”,不仅能在山体出现活动的时候确保隧道不会出现大开裂,还能实现接缝防水,降低隧道维护难度。

  为了应对地质挑战,施工人员还在隧道断面上标注监测点测量位置,每天观察位移情况,并在围岩里安装压力盒和应力计,实时监测围岩应力变化情况。

  除了大变形,建设者还遭遇了大涌水的考验。2015年7月15日一大早,地下900米深的掌子面突然出现涌水,从直径八九公分的水柱很快变成小瀑布一样,没多久涌水就达到每小时1000余立方米,平均两小时就是一个50米标准游泳池的水量。

  “仅仅七八个小时,6米高的洞口就变成了水池。我们只好派人游进去放置水泵,连续抽了三天才把水抽完。”王海亮说,自2013年4月隧道开始施工以来,6年间他一年能在家待的时间不到20天,因为心里总是放心不下隧道建设的情况。

  跃龙门隧道全长近20公里,目前已经打通了70%,主体工程预计于2020年底贯通。

  “难是真难,可干这么难的隧道也是对自己经验的积累。把跃龙门隧道打通,交付对得起良心的‘放心工程’是我最大的心愿。”王海亮说。

“中国天眼”通过工艺验收

  本报北京4月29日电  (记者吴月辉)记者从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获悉:被誉为“中国天眼”的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日前通过了工艺验收。来自中科院、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单位的19位多个领域的院士和知名专家组成了验收专家组,对FAST工艺进行了验收和鉴定。

  验收鉴定组经过听取报告和现场考察,认为中科院国家天文台按期全面完成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批复的各项建设任务,所有性能指标达到验收要求,其中灵敏度(L波段)和指向精度两项关键技术指标优于验收指标。FAST在L波段的灵敏度领先目前国际其它射电望远镜,望远镜系统整体性能稳定可靠,已在调试阶段获得了一批有价值的科学数据,取得了阶段性科学成果。专家组一致同意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工程通过工艺验收。

  据悉,4月18日,FAST已经开始利用试开放的形式向国内天文学家开放观测时间。此次试开放观测计划提供360个小时的观测时长,却收到国内天文学家2200个小时的机时申请,经过时间分配委员会的评议,部分项目得到支持。试开放观测是FAST进入正常运行及全面开放的必要阶段,运行团队可以进一步了解科学家的需求,也让科学家熟悉望远镜的性能。


  《 人民日报 》( 2019年04月30日 11 版)

德国加快高速城际列车建设

  德国联邦政府铁路事务专员费勒曼近日表示,德国铁路公司计划在汉诺威至比勒菲尔德市之间新修一条时速达300公里的高速城际列车线路。这项计划是实施“德国节拍”战略的一部分。费勒曼表示,联邦政府还将规划在法兰克福至曼海姆、维尔茨堡至纽伦堡以及柏林至汉诺威这三段干线的重要路段新修时速300公里的高速线路。

  “德国节拍”战略是德国政府于2018年提出的。根据此战略,从2030年开始,德国的长途和短途交通将更加紧密连接,所有列车都在固定时间点发车,长途列车实现每30分钟或60分钟发出一班。联邦交通部长朔伊尔表示,希望德国铁路能提供更优质的服务,让旅客人数在2030年翻倍并提高铁路货运量。

  汉诺威至比勒菲尔德段是从首都柏林至科隆东西干线的重要路段,沿线城市众多,客流量很大。德国政府最初计划通过改建线路,将该段铁路最高时速提高到230公里。但这一速度不能满足“德国节拍”战略的目标,于是决定再次提速。在高速线路完成后,从柏林到科隆的行车时间将从4小时40分左右缩短至4小时以内,发车频率也将从每小时一班提高到每半小时一班。

  德国很多高速城际列车和速度较慢的普通火车共用铁路网,这给高速城际列车提速带来了不小的难度。在很多路段,高速城际列车无法维持较高的速度,要想提速就必须改建或新修线路。德国联邦消费者中心认为,发展高速列车将使旅客从中受益,但整个铁路建设需要大量资金,整个战略的实现可能需要花上10—20年。

  2017年12月,德国铁路公司已经正式启用了从柏林到慕尼黑的快速线路,最高时速达到300公里,可以在4小时内完成整个行程。据统计,在这条高速线路开通一年内,乘客人数已超400万,同比翻了一番,成为柏林与慕尼黑之间人们的通勤首选。

  除了提速之外,德国政府还在推动铁路数字化进程。2018年初,德国铁路公司发布了“德国数字铁路”计划,目标是在2040年左右完全实现铁路数字化。铁路数字化的核心部分是欧洲铁路控制系统。该系统可在不新建轨道的前提下,使通过车辆的时间间隔更短,车次更加密集,从而实现铁路运力扩容。根据麦肯锡咨询公司的调研结果,德国铁路完全实现数字化的相关开支预计高达300亿-350亿欧元,其中资金问题是最大难点。

  (本报柏林电) 


  《 人民日报 》( 2019年04月30日 18 版)

由“管企业”转为“管资本” 国资委谈国有资产改革亮点

  中新网4月29日电 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翁杰明今日表示,此次国有资产改革的亮点,就是国资监管的机构,即出资人代表机构,在由“管企业”转为“管资本”的过程中迈出了重要的步伐。

  近日,国务院印发了《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对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作出了部署和安排。4月29日,国务院举行政策例行吹风会,会上有记者提问称,授权经营在国企改革的历史上提出过,不同时期可能有不同的内涵,这次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改革的最大亮点是什么?有哪些重大举措?

  翁杰明表示,确实国有资本的授权经营体制改革,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特点。这次改革比较突出的亮点,就是按照中央的要求,国资监管的机构,也就是出资人代表机构,在由管企业转为管资本过程当中迈出了重要的步伐。而且我们的改革突出了整体性、系统性和协调性。规范的提法是“重在改革体制、加大授权放权、强化监督监管、放活与管好”相统一的改革思路。本次改革既强调了授权主体的出资人代表机构要优化履职方式,也强调了授权对象要加强行权能力建设。既强调了对企业要加大授权放权,也强调了对企业要加强多种方式的监管。特别重要的是,把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贯穿到改革全过程和各方面,确保牢牢把握正确的政治方向,切实增强企业活力、动力。

  翁杰明指出,改革的重点具体举措有五个方面,形象的说就是明确了“谁来授、授给谁”,确保“授得准、接得住、管得好、党建强”。即“一个明确”“四个确保”:

  一是确定了权责边界,明确了“谁来授、授给谁”。明确了国资委、财政部或其他部门机构根据国务院委托作为授权主体,依法科学界定职责结尾,依据股权关系对国家出资企业开展授权放权。将依法应由企业自主经营决策的事项归位于企业,将延伸到子企业的管理事项原则上归位于一级企业,原则上不干预企业经理层和职能部门管理工作,将配合承担的公共管理职能归位于相关政府部门和单位。

  二是分类开展授权放权,确保“授得准”。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在战略规划和主业管理、选人用人和股权激励,工资总额和重大财务事项等方面,一企一策有侧重分先后的向符合条件的企业赋予更多的自主权。对其他商业类企业和公益类企业要充分落实企业的经营自主权,逐步落实董事会的职权。

  三是加强企业行权能力建设,确保“接得住”。因为授权放权对应的是企业要有能力接得住这些权力,而且充分的行使好。把加强党的领导和完善公司治理统一起来,加快形成有效制衡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经营机制,建设规范高效的董事会,深化企业内部三项制度改革,加强国有资产基础管理,优化集团管控,提升资本运作能力。

  四是完善监督监管体系,确保“管得好”。搭建连通出资代表机构和企业的网络平台,实现监管信息系统全覆盖和实时在线监管。统筹协同各类监督力量,增强监督工作合力,形成监督管理闭环。健全并严格执行国有企业违规经营投资责任的追究制度。建立健全分级分层有效衔接,上下贯通的责任追究工作体系。

  五是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确保“党建强”。把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贯穿改革的全过程和各个方面,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确保中央关于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改革的决策部署落实到位,确保企业始终在党的领导下开展工作,确保企业党委(党组)的作用切实发挥。

  在回复关于《方案》有没有时间表的问题时,翁杰明表示,《方案》提出,在2022年要基本建成与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相适应的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但具体的授权工作,还是秉承严谨务实的原则,也就是不“一刀切”,不简单的设时间表。成熟一家,授权一家。如果行使得好,根据实际情况加大授权,如果履行的不好,也要根据实际情况把它收回来。总的来讲,一切服从于工作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