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9年04月

“中国天眼”通过工艺验收

  本报北京4月29日电  (记者吴月辉)记者从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获悉:被誉为“中国天眼”的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日前通过了工艺验收。来自中科院、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单位的19位多个领域的院士和知名专家组成了验收专家组,对FAST工艺进行了验收和鉴定。

  验收鉴定组经过听取报告和现场考察,认为中科院国家天文台按期全面完成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批复的各项建设任务,所有性能指标达到验收要求,其中灵敏度(L波段)和指向精度两项关键技术指标优于验收指标。FAST在L波段的灵敏度领先目前国际其它射电望远镜,望远镜系统整体性能稳定可靠,已在调试阶段获得了一批有价值的科学数据,取得了阶段性科学成果。专家组一致同意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工程通过工艺验收。

  据悉,4月18日,FAST已经开始利用试开放的形式向国内天文学家开放观测时间。此次试开放观测计划提供360个小时的观测时长,却收到国内天文学家2200个小时的机时申请,经过时间分配委员会的评议,部分项目得到支持。试开放观测是FAST进入正常运行及全面开放的必要阶段,运行团队可以进一步了解科学家的需求,也让科学家熟悉望远镜的性能。


  《 人民日报 》( 2019年04月30日 11 版)

德国加快高速城际列车建设

  德国联邦政府铁路事务专员费勒曼近日表示,德国铁路公司计划在汉诺威至比勒菲尔德市之间新修一条时速达300公里的高速城际列车线路。这项计划是实施“德国节拍”战略的一部分。费勒曼表示,联邦政府还将规划在法兰克福至曼海姆、维尔茨堡至纽伦堡以及柏林至汉诺威这三段干线的重要路段新修时速300公里的高速线路。

  “德国节拍”战略是德国政府于2018年提出的。根据此战略,从2030年开始,德国的长途和短途交通将更加紧密连接,所有列车都在固定时间点发车,长途列车实现每30分钟或60分钟发出一班。联邦交通部长朔伊尔表示,希望德国铁路能提供更优质的服务,让旅客人数在2030年翻倍并提高铁路货运量。

  汉诺威至比勒菲尔德段是从首都柏林至科隆东西干线的重要路段,沿线城市众多,客流量很大。德国政府最初计划通过改建线路,将该段铁路最高时速提高到230公里。但这一速度不能满足“德国节拍”战略的目标,于是决定再次提速。在高速线路完成后,从柏林到科隆的行车时间将从4小时40分左右缩短至4小时以内,发车频率也将从每小时一班提高到每半小时一班。

  德国很多高速城际列车和速度较慢的普通火车共用铁路网,这给高速城际列车提速带来了不小的难度。在很多路段,高速城际列车无法维持较高的速度,要想提速就必须改建或新修线路。德国联邦消费者中心认为,发展高速列车将使旅客从中受益,但整个铁路建设需要大量资金,整个战略的实现可能需要花上10—20年。

  2017年12月,德国铁路公司已经正式启用了从柏林到慕尼黑的快速线路,最高时速达到300公里,可以在4小时内完成整个行程。据统计,在这条高速线路开通一年内,乘客人数已超400万,同比翻了一番,成为柏林与慕尼黑之间人们的通勤首选。

  除了提速之外,德国政府还在推动铁路数字化进程。2018年初,德国铁路公司发布了“德国数字铁路”计划,目标是在2040年左右完全实现铁路数字化。铁路数字化的核心部分是欧洲铁路控制系统。该系统可在不新建轨道的前提下,使通过车辆的时间间隔更短,车次更加密集,从而实现铁路运力扩容。根据麦肯锡咨询公司的调研结果,德国铁路完全实现数字化的相关开支预计高达300亿-350亿欧元,其中资金问题是最大难点。

  (本报柏林电) 


  《 人民日报 》( 2019年04月30日 18 版)

由“管企业”转为“管资本” 国资委谈国有资产改革亮点

  中新网4月29日电 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翁杰明今日表示,此次国有资产改革的亮点,就是国资监管的机构,即出资人代表机构,在由“管企业”转为“管资本”的过程中迈出了重要的步伐。

  近日,国务院印发了《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对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作出了部署和安排。4月29日,国务院举行政策例行吹风会,会上有记者提问称,授权经营在国企改革的历史上提出过,不同时期可能有不同的内涵,这次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改革的最大亮点是什么?有哪些重大举措?

  翁杰明表示,确实国有资本的授权经营体制改革,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特点。这次改革比较突出的亮点,就是按照中央的要求,国资监管的机构,也就是出资人代表机构,在由管企业转为管资本过程当中迈出了重要的步伐。而且我们的改革突出了整体性、系统性和协调性。规范的提法是“重在改革体制、加大授权放权、强化监督监管、放活与管好”相统一的改革思路。本次改革既强调了授权主体的出资人代表机构要优化履职方式,也强调了授权对象要加强行权能力建设。既强调了对企业要加大授权放权,也强调了对企业要加强多种方式的监管。特别重要的是,把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贯穿到改革全过程和各方面,确保牢牢把握正确的政治方向,切实增强企业活力、动力。

  翁杰明指出,改革的重点具体举措有五个方面,形象的说就是明确了“谁来授、授给谁”,确保“授得准、接得住、管得好、党建强”。即“一个明确”“四个确保”:

  一是确定了权责边界,明确了“谁来授、授给谁”。明确了国资委、财政部或其他部门机构根据国务院委托作为授权主体,依法科学界定职责结尾,依据股权关系对国家出资企业开展授权放权。将依法应由企业自主经营决策的事项归位于企业,将延伸到子企业的管理事项原则上归位于一级企业,原则上不干预企业经理层和职能部门管理工作,将配合承担的公共管理职能归位于相关政府部门和单位。

  二是分类开展授权放权,确保“授得准”。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在战略规划和主业管理、选人用人和股权激励,工资总额和重大财务事项等方面,一企一策有侧重分先后的向符合条件的企业赋予更多的自主权。对其他商业类企业和公益类企业要充分落实企业的经营自主权,逐步落实董事会的职权。

  三是加强企业行权能力建设,确保“接得住”。因为授权放权对应的是企业要有能力接得住这些权力,而且充分的行使好。把加强党的领导和完善公司治理统一起来,加快形成有效制衡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经营机制,建设规范高效的董事会,深化企业内部三项制度改革,加强国有资产基础管理,优化集团管控,提升资本运作能力。

  四是完善监督监管体系,确保“管得好”。搭建连通出资代表机构和企业的网络平台,实现监管信息系统全覆盖和实时在线监管。统筹协同各类监督力量,增强监督工作合力,形成监督管理闭环。健全并严格执行国有企业违规经营投资责任的追究制度。建立健全分级分层有效衔接,上下贯通的责任追究工作体系。

  五是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确保“党建强”。把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贯穿改革的全过程和各个方面,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确保中央关于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改革的决策部署落实到位,确保企业始终在党的领导下开展工作,确保企业党委(党组)的作用切实发挥。

  在回复关于《方案》有没有时间表的问题时,翁杰明表示,《方案》提出,在2022年要基本建成与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相适应的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但具体的授权工作,还是秉承严谨务实的原则,也就是不“一刀切”,不简单的设时间表。成熟一家,授权一家。如果行使得好,根据实际情况加大授权,如果履行的不好,也要根据实际情况把它收回来。总的来讲,一切服从于工作效果。

国资委2019年授权放权措施超30项 部分央企将被“区别”对待

  在昨日国新办举行的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表示,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是今年国资委深化改革的首要关键任务。根据《方案》的要求,国资委将制定印发国资委授权放权清单2019年版,分类开展授权放权,建立健全国资国企在线监管系统。

  新出台的《方案》明确提出了多项授权放权的具体内容。以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国有资本运营公司为例,授权放权内容主要包括战略规划和主业管理、选人用人和股权激励、工资总额和重大财务事项管理等,亦可根据企业实际情况增加其他方面授权放权内容。

  具体来看,在股权激励方面,授权“两类公司”董事会审批子企业股权激励方案,支持所出资企业依法合规采用股票期权、股票增值权、限制性股票、分红权、员工持股以及其他方式开展股权激励,股权激励预期收益作为投资性收入,不与其薪酬总水平挂钩。支持国有创业投资企业、创业投资管理企业等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类企业的核心团队持股和跟投。

  在工资总额和重大财务事项管理上,未来两类公司可以实行工资总额预算备案制,根据企业发展战略和薪酬策略、年度生产经营目标和经济效益,综合考虑劳动生产率提高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职工工资水平市场对标等情况,结合政府职能部门发布的工资指导线,编制年度工资总额预算。

  “对于国资委来说,在加大授权放权力度后,如何继续加强监管,这也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在翁杰明看来,国有企业改革的核心是要保证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坚决地避免国有资产流失。基于此,国资委除了要建立完善实时在线的国资国企监管系统外,还要做两方面的工作:一是整合各种监督资产,包括企业内部审计、出资人审计、国家审计、纪检监察等,使其构成一个完整的监督体系。二是健全国有企业违规经营投资责任的追究制度,坚决避免国有资产流失。

  对于即将出台的《国资委的授权放权清单(2019版)》,翁杰明透露,将有超过30项的措施推出。其中,有的是对中央企业普惠的;有的是对重点改革企业的,如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创建世界一流示范企业等;也有的是对一些特殊企业授权的。

  “随着授权放权清单的推出,国资委的出资人权责清单也要做进一步的完善。”翁杰明如是说道。

杭临城际进入开通试运行倒计时(图)

经济日报讯 记者齐慧、通讯员李升阳 张兴宇报道:4月29日,中铁上海工程局杭临城际铁路上泉车辆段,杭临城际铁路首列电客车接车仪式举行,杭临城际进入开通试运行倒计时。

据介绍,杭临城际铁路是连接杭州至临安、完善杭州城际轨道网的一条重要交通线路。杭临城际开通将完善杭州都市圈城际铁路建设,助推长三角一体化进程,届时杭州到临安车程将缩短至1小时以内。

中铁上海工程局负责施工的上泉车辆段,总占地面积达22万平方米,分为库区、出入线和试车线等区块。上泉车辆段工程种类复杂,包含道路、轨道、机电安装、隧道等10余种工序。目前,上泉车辆段主体结构已全部完成,工程全面转入铺轨、机电安装及装饰装修阶段。

集团管控优化路径确定 鼓励有条件国企上市

  本报记者 杜雨萌

  国资国企改革再迎重磅文件落地。昨日,国务院正式对外发布《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方案》。《方案》明确,到2022年要基本建成与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相适应的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出资人代表机构加快转变职能和履职方式,切实减少对国有企业的行政干预。

  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研究员刘兴国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方案》进一步明确了授权放权方式、范围、保障机制和改革目标,这对进一步深化做好国有资本授权放权工作具有重要意义。预计后续将会在功能分类基础上,加快推出国资监管权力清单,明确国资委的监管边界,让国有企业根据企业自身特点,获得与自主经营相匹配的权限。

  监管权力责任清单将出

  回看之前的改革进程,虽然履行国有资本出资人职责的部门及机构(以下称出资人代表机构)以管资本为主,积极推进职能转变,制定并严格执行监管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取消、下放、授权一批工作事项,但不可否认的是,政企不分、政资不分问题依然存在。

  《方案》从四个方面提出优化出资人代表机构履职方式。一是实行清单管理。制定出台出资人代表机构监管权力责任清单,清单以外事项由企业依法自主决策,清单以内事项要大幅减少审批或事前备案。二是强化章程约束。三是发挥董事作用。四是创新监管方式。出资人代表机构以企业功能分类为基础,对国家出资企业进行分类管理、分类授权放权,切实转变行政化的履职方式,减少审批事项,强化事中事后监管,充分运用信息化手段,减轻企业工作负担,不断提高监管效能。

  “推行监管权力责任清单,就是为了明确国资监管部门与国有企业的权力边界,确保彼此不越位、不缺位;与此同时,还要按照市场化改革原则,尽量将企业应该有的权限返还给企业,让企业真正成为自主经营主体。”在刘兴国看来,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是承担授权放权改革的关键主体。

  三方面加大授权力度

  《方案》明确,出资人代表机构要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及其他商业类企业、公益类企业等不同类型企业给予不同范围、不同程度的授权放权,定期评估效果,采取扩大、调整或收回等措施动态调整。

  如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来说,出资人代表机构要结合企业发展阶段、行业特点、治理能力、管理基础等,一企一策有侧重、分先后地向符合条件的企业开展授权放权,维护好股东合法权益。授权放权内容主要包括战略规划和主业管理、选人用人和股权激励、工资总额和重大财务事项管理等,亦可根据企业实际情况增加其他方面授权放权内容。

  从数量上看,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在中央企业已经扩大到21家,其中,19家是投资公司的试点,2家是运营公司的试点。从效果来说,试点企业在试体制、试机制、试模式等方面进行了大量的实践探索,也取得了积极成效和经验。

  国资委新闻发言人彭华岗此前表示,下一步,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要在调整管控模式,优化产业布局、提高国有资本的配置效率,推动机制转换、激发企业活力动力并突出市场化改革导向等方面加大改革授权力度。

  刘兴国认为,改革是一个探索与调整的过程,虽然出资人代表机构不会一次性将所有涉及到完整法人财产权和充分自主经营权的所有权力移交给国有企业,但要知道,改革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让国有企业拥有完整的法人财产权和充分的自主经营权,而国资委则真正回归到监管本职定位。

  值得关注的是,对于未纳入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的其他商业类企业和公益类企业,《方案》指出,要充分落实企业的经营自主权,出资人代表机构主要对集团公司层面实施监管或依据股权关系参与公司治理,不干预集团公司以下各级企业生产经营具体事项。对其中已完成公司制改制、董事会建设较规范的企业,要逐步落实董事会职权,维护董事会依法行使重大决策、选人用人、薪酬分配等权利。

  鼓励有条件企业上市

  为了确保各项授权放权接得住、行得稳,《方案》从完善公司治理、夯实管理基础、优化集团管控,以及提升资本运作能力等方面提出要加强企业行权能力建设。

  “‘加强行权能力建设’这一保障机制,旨在通过引导国有企业加强自身能力建设,确保改革授予企业的权力能够得到有效实施,既能帮助企业提高发展活力,也不至于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刘兴国表示。

  如在优化集团管控方面,国有资本投资公司以对战略性核心业务控股为主,建立以战略目标和财务效益为主的管控模式,重点关注所出资企业执行公司战略和资本回报状况。国有资本运营公司以财务性持股为主,建立财务管控模式,重点关注国有资本流动和增值状况。其他商业类企业和公益类企业以对核心业务控股为主,建立战略管控和运营管控相结合的模式,重点关注所承担国家战略使命和保障任务的落实状况。

  在提升资本运作能力方面,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要以资本为纽带、以产权为基础开展国有资本运作。在所出资企业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鼓励有条件的企业上市,引进战略投资者,提高资本流动性,放大国有资本功能。增强股权运作、价值管理等能力,通过清理退出一批、重组整合一批、创新发展一批,实现国有资本形态转换,变现后投向更需要国有资本集中的行业和领域。

  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周丽莎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总结到,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主要从三方面入手:一是更多运用法治化、市场化的监管方式,通过“一企一策”制定公司章程、规范董事会运作、严格选派和管理股东代表和董事监事,将国有出资人意志有效体现在公司治理结构中;二是准确把握依法履行出资人职责的定位,推进“三个归位”,加快由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三是搭建实时在线的国资监管平台。建立健全放管结合机制,防止国有资产流失。

探访“动车组装班”:万台零缺陷牵引电机背后的巧手

  2.5万多台“零缺陷”动车牵引电机背后的20双“巧手”

  “我们最厉害的就是干好了本职工作”

  2016年,两辆动车以420公里时速在郑徐高铁交会而过,相对时速840公里。

  这一速度纪录至今还没有被打破。

  装载在我国自主研制设计的这两列标准动车组上的牵引电机,由中车株洲电机有限公司轨道交通事业本部牵引电机车间动车电机工段动车组装班(简称“动车组装班”)组装。

  风驰电掣的时刻举世瞩目,但对动车组装班的采访却颇有“难度”——当天,班长欧阳享出差了,副班长易常松、汪宇被从工位上“抓来”接受采访,坐在会议室里的他们总是讲述不出自己“闪光的故事”。“有优良传统”“大家都这么干”等等,寥寥几句话就把《工人日报》记者的提问给“打发”完了。

  被问得急了,他们就扔出挡箭牌:“等班长回来吧,他最能说。”后来对欧阳享的采访证明,他的“口才”也只是比部下好一点点而已。

  与面对采访的“笨拙”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们用一双双“巧手”组装的2.5万多台动车牵引电机,做到了装配质量“零缺陷”,安全驱动着高铁飞驰在中国和世界各地……

  进班组是有“门槛”的

  动车组装班的生产现场显得非常安静和干净。

  在这里,记者见到了被称为“动车心脏”的电机,一个不规则的球体上伸出了长长短短的“触角”。相比于别的工厂生产线上的庞然大物,这里的电机只算得上是“小个头”。但正是这些“小个头”,是举世瞩目的“中国速度”的力量源泉。

  “组装”是电机生产的最后一步,此前制造出的成百上千个配件会在这里装配成一个整体。“我当时就是觉得组装很好玩,才申请进了班组。”回忆起12年前的选择,欧阳享说,“特别想试一试。”

  2007年,我国对动车组的研究刚起步,电机组装也是引入的国外技术。由于要花时间学新技术,许多人都不愿意去动车组装班。而到了现在,想要进这个班组,已变成了一件有“门槛”的事。

  “我们有多方面考察的。”说起这事,汪宇的语气中也露出了一丝骄傲。他告诉记者,每次班组选人,被淘汰的都是大多数。究竟什么样的人能进班组?3名80后小伙都果断给出了同样的答案,“有责任心”。

  易常松拿到过公司技能大赛理论和实操的双满分。“责任心是摸不着看不到的东西,就像当电机装配完毕,内部就无法再被看到一样。”在轴承装配工位,易常松拿起手掌大小的轴承告诉记者,这是电机装配的核心工序,轴承也是“藏”在电机最深处的部件,按要求每个轴承要涂抹10克至13克润滑脂,并且必须抹得完全均匀,除了操作者,任何人都不知道这一步是否做到位。

  “一丝懒都偷不得。”他转动着手中锃亮的不锈钢轴承反复强调,一个班下来,“会感觉到手指酸胀”。

  停不下的“婆婆嘴”

  动车组装班没有高度紧张的作业场面。

  班组成员分布在11个工位上,有的对着半成品观察着,有的手里暂时没活就坐下来歇一会儿。只有他们送出去的一个又一个电机,才能印证欧阳享的一句话:“班组里有一种高标准严要求的氛围”。

  2010年,随着电机生产量加大,公司派他做了两年售后服务。这期间,欧阳享处理了各种问题,对“质量”二字有了深刻认识。

  有一次,欧阳享在班组现场查看一台即将交付给客户的电机时发现有一颗螺栓没有拧紧。 “简直气得浑身发抖。”他说,以当时“和谐号”动车组200公里的时速,如果这颗螺栓脱落飞溅出去,几乎就是一颗子弹,可能导致极其严重的后果。

  欧阳享决心要从源头杜绝这类问题的再发生。刚回班组那段时间,他常常在下班后把大家召集起来,根据每一个工位的实际情况,“啰啰嗦嗦”地告诉组员相应操作标准是什么,如果只做到“差不多”可能会出现什么问题。

  “刚开始觉得挺烦的,还有些不以为然。”好几个班组成员坦率地告诉记者。欧阳享也不恼,一面不厌其烦地唠叨,一面自己按标准行事。慢慢地,开始有人在工友操作不标准时开口提醒,有人主动对上一道工序进行检查……

  电机组装完毕后要经过质检、复检和专检三道关。“谁也不愿意被检出自己的工序有瑕疵。” 欧阳享说。

  他因此有了“婆婆嘴”的外号, “第一次就把事情做好”也逐步成为动车组装班的信念,班组精益生产的经验被评为集团公司班组建设管理优秀案例。

  现在,这张“婆婆嘴”还是停不下来。每天的早会,谁该学新技能,谁要记得去考资格证,欧阳享都会念叨几句。或许是经不住这张“婆婆嘴”说,班组20人全是双技能员工……“一个人总不能一辈子只有一项技术吧。”

  “真的很普通”

  从会议室回到生产现场,易常松和汪宇一下就变得放松起来。

  抚摸着等待出厂的电机成品,他们说,当初从学校毕业时,都没想到会日日夜夜与这么一个“铁坨”打交道。

  “铁坨”也有不好对付的时候。2018年,“复兴号”标准动车组牵引电机开始大批量生产,沿用以前“和谐号”的装配方式,轴承出现了高达30%的报废率,每月直接损失近30万元。

  在验证解决方案的一个多月里,饿了就啃一口面包,困了就在地板上躺一会儿,欧阳享和同事们最终确认了将“和谐号”的卧式装配方式改进为“复兴号”立式装配方式,完全避免了轴承报废。

  “还真被我们给搞定了。”欧阳享说。

  最近,在不同场合,动车组装班成员总是被问及:“你们的厉害之处到底是什么?”谁也回答不上来。

  这里没有独门绝技,不受风吹日晒,“真的很普通。”在这个平均年龄只有32岁的班组里,有人因为妻子生病孩子无人照顾,在工作时也走神出过错;生产任务重的时候一个月休不了一天假,也会有人抱怨照顾不到家庭和孩子。

  “但这是本职工作。”欧阳享想了很久,终于说,“一个个零件在这里变成了电机,电机也把20个人连接在一起,我们最厉害的就是干好了本职工作。”

  罗筱晓 方大丰

“一带一路”企业家大会在京举行

  本报北京4月25日电  (记者孟祥麟、车斌、赵展慧)“一带一路”企业家大会25日在北京举行。企业家大会是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增长点和新亮点。

  全国工商联主席高云龙在大会上说,当今世界经济贸易格局正在深刻调整,这赋予了“一带一路”建设推动经济全球化健康发展和世界经济复苏新的历史使命。希望越来越多国家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带动更多工商界人士共同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打造国际合作新平台,增添持续发展新动力。希望中外企业大力弘扬企业家精神,携手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合作领域更加宽广、合作措施更加完善、合作成果更加丰硕。全国工商联将继续加强与各国工商社团的对话沟通与交流联络,为各方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更多支持和更好服务。

  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表示,通过参与共建“一带一路”,中央企业加快了自身国际化进程,带动了沿线国家经济增长,也为促进全球化发挥了重要作用。今后中央企业将进一步契合当地发展需求,高标准高水平打造精品示范工程,努力实现互利共赢共同发展,模范履行社会责任,推动共建“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

  “举办企业家大会契合各国企业深化务实合作、实现互利共赢的迫切愿望。”中国贸促会会长高燕说,希望各国企业在“一带一路”走深走实中结出新成果,在“一带一路”提质升级中拓展新空间,在“一带一路”行稳致远中展现新作为。

  国际贸易中心执行主任冈萨雷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副州长康伊莲、新加坡工商联合总会主席张松声等国际组织、政府部门和商协会负责人参加全体会议并致辞。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中国交通建设集团、中国大唐集团、红豆集团、新华集团、渣打集团等中外企业负责人在全体会议上发言交流。

  来自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部门、商协会、企业及有关国际组织的850余名代表参加本次企业家大会。全体会议后,举行了项目签约和对接洽谈,与会企业签署了一批涉及领域宽、覆盖国别广、基础作用大、示范效应强、民生工程多的项目合作协议,分行业、分时段组织了近千场次“一对一”对接洽谈。


  《 人民日报 》( 2019年04月26日 10 版)

功成身退!重庆首座长江大桥正式退役

  4月23日,白沙沱长江大桥退役仪式暨“我与铁路70年”座谈会,在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公司重庆工务段小南海桥路检查工区院内举行,50年代至今参与修建、养护和看守过大桥的老党员、老先进、老骨干共56人齐聚一堂,见证这历史性的一刻。

  重庆白沙沱长江大桥(下)和新白沙沱长江特大桥(上)(无人机拍摄)。喻雪峰/摄

  白沙沱长江大桥又名小南海长江大桥,它是山城重庆的第一座长江大桥,也是万里长江第二桥,位于重庆大渡口区白沙沱和江津区珞璜镇之间,为一座双线铁路桥。大桥全长820米, 共16孔,最大跨径80m。1958年9月开工,修建了双线桥墩,除4跨80m下承式钢桁梁按双线架设外,其余各孔只架设了上游线(即川黔线)钢钣梁,1959年11月10日竣工,1965年7月8日随川黔线全线贯通正式通车,1965年10月1日正式运营。

央企在一带一路沿线承担3120个项目

  本报北京4月24日电  (记者孟祥麟、车斌、赵展慧)24日,记者从“一带一路”企业家大会新闻发布会上获悉:中央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共承担3120个项目。项目分布在基础设施建设、能源资源开发、国际产能合作,以及产业园区建设等各个领域。

  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目前在已开工和准备开工的基础设施项目中,中央企业承担的项目数占比超过60%,合同金额占比接近80%。在铁路、公路、港口和通信网络等多方面参与建设,有力推动了沿线国家的互联互通和协同发展。比如央企承建的蒙内铁路是肯尼亚近百年来新建的第一条铁路,通车近两年来已累计发送旅客超过260万人次。

  国际产能合作方面,央企在20多个国家开展了60多个油气合作项目,完成了一大批水电、火电、风电项目,为缓解当地电力供应不足做出了贡献。比如由中国能建葛洲坝集团承建的孔拉水电站项目,是中拉合作的最大项目,项目建成后阿根廷的电力装机总容量可提升约6.5%。

  央企还在履行社会责任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比如中国建筑集团在项目所在地出资建设医院、学校,解决就医难、上学难等问题。


  《 人民日报 》( 2019年04月25日 04 版)